请阅读后谨慎关注
三十题/段子/短篇/瓶邪/崩坏3
我永远喜欢吴邪

*注意避雷
cp:叶蓝 韩叶 黑苏
屁话很多,发游戏截图

*随便玩的咸鱼号 不会固定产出
婉拒无法接受日常内容的少侠关注
有缘tag里再见吧

——今天时雨千秋喝多了吗

——喝多了


研究室的飲み会太开心了,乱七八糟喝了好多种酒,就是后劲儿挺大的…

西泠印社

————

今年夏天去的。

非常小巧精致的一隅,面水背山,碧荫洒地,到处都有金石篆刻的痕迹。

生死 善恶 因果

两种角色 一个结局

受难与施暴

战争与和平


原爆ドーム 広島平和記念公園

这里的云总是很低,像河流一样绵绵地淌过矮山。

青色的,淡蓝色的,墨蓝色的。

冬季的天空流动得飞快。

像极了我高中时在学校看到的天空,清透,辽阔,艳丽又寒冷。

也许远离城市的地方都是这样的。

我顿悟了一个道理

写文就像做饭,你自己做的自己怎么样都能吃下去,别人做的很大几率是会不合自己口味的。好吃的饭一定会有很多人吃,但很多人吃的饭不一定好吃。

有人天天吃正餐,有人吃甜品和零食就能饱,还有的神仙,他们是餐风饮露的…

沉迷酒精汽水儿

果然是可尔必思味

【瓶邪】我的首席 05


校园/管乐团/只有瓶邪/日常

有硬性错误请告诉我,立刻马上改


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一周简直排练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,我一直以为张起灵是天才型选手,但我发现他对于练习有一种异常坚固的执着。我印象中他几乎把那两小段吹了一万次,还拖着我一遍一遍地练,有一丁点儿不行都重来,我简直要被他折腾死了。

“吴邪...”他无奈地看着我,我仰在排练厅的小破凳子上装死鱼。

“哥,你不累吗。我腮帮子都疼了。”我简直要懒得运动我的嘴去说话。

看我是真有点儿累,张起灵只能把乐器放下,从我手里抽出笛子。我以为他要吹笛子,问道:“小哥,你要试试啊?你还学过长笛啊?”

这个年纪的大家都...

甜汽水一样,挺无聊的…

希望找到一种度数高但又是甜味的酒

我的苹果石榴烧酒快喝完了,但是我不喜欢它,好酸。喝着喝着觉得好难过,像在喝燃烧的冰水。

© 时雨千秋想放假 | Powered by LOFTER